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23期] 大自在關懷總動員 佛乘宗妙法淨人心

FacebookPlurk分享

大自在關懷總動員 佛乘宗妙法淨人心 創立 祖師 妙空聖僧 第二代祖師 緣道上人 「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本於人道關懷的理念,由關懷組與「四攝法展望會」各組訂於四月十五日假中和市八二三紀念公園,聯合舉辦「大自在關懷親子體驗營」活動。「四攝法~佈施、愛語、利行、同事」係 普賢菩薩本著「慈悲為本,方便為門」而創,盼佛子能以佛法的精神利樂有情,於利他中完成自利。所以,當天我們將邀請本會學員、學員家屬與附近居民共同參與,盼藉此老少咸宜之活動,傳達與人相處之道以及對眾生的關懷。

Read the rest of [23期] 大自在關懷總動員 佛乘宗妙法淨人心

[23期] 《六祖壇經直解》第四定慧品 要義

此《六祖壇經直解》的誕生,是 善性導師願心之所成,智慧之菁華。且讓我們珍惜修行中的每一場醍醐甘露,期盼透過文字般若,一窺佛法妙義,細細品嚐濃濃法味! 「心不住法,道即通流。心若住法,名為自縛。」 修行到最後,所有的法都要丟!住即是「著」,住法即是著相,縱使是修行法也是「著」;心若不住法,就能不受現象所拘束,一切法自然能融會貫通。心若住法,就會被現象界所拘限,又如何能通呢? 「外離一切相,名為無相。能離於相,則法體清淨,此是以無相為體。」

Read the rest of [23期] 《六祖壇經直解》第四定慧品 要義

[23期] 師說心語

◎從來沒有證道者說自己證道,什麼道理?因為這個本來就存在,講「證」就已落入「差別相」裡,實際上沒有證、不證的問題。佛陀「成佛」,是佛陀傳上寫的;古德「證道」,頂多寫個偈,懂的人就從偈中體會其境界。若人言,他已明心見性,可以保證他絕沒有明心見性! 如果各位一方面想要解脫、證道,一方面又把自己拉在凡夫的思想觀念裡,則永遠修上不去。若思想觀念能以「六大心法」作導引,就能事半功倍。 ◎成佛時,因緣就結束了嗎?

Read the rest of [23期] 師說心語

[23期] 甘露法語示迷津

楊惢嘉 「大自在音樂百匯」活動當天,陽光普照,居民陸續到達,熱鬧非凡。當大家一起歌頌 「 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 」 時 , 內心非常的感動 ! 第二天  導師說: 「 太感性的人是無法成就的 , 這也是習氣之一 。」喔!原來如此。 最後一首的 「 丟丟銅仔 」 可能是 祖師要讓眾生瞭解 「 去習氣 」 在修行上是非常重要的 , 所以冥冥之中大家一致選了這首歌 。 沒想到只是一首歌的歌名,但從 導師口中說岀來,就是一個修行法,內涵包括 「 去習氣 」 和 「 修德大 」, 真是一位值得學習的善知識 。 在這一個多月來的練唱過程中,

Read the rest of [23期] 甘露法語示迷津

[23期] 音樂百匯展饗宴 樂音送暖舞人心

◎高淑華 為了這次的音樂活動,師兄姊們特別籌組「大自在合唱團」,邀請具有鋼琴演奏、音樂治療雙碩士的譽齡師姊指導、伴奏,由自幼就與音樂結下「不解之緣」的我擔任指揮。 感恩大夥於百忙中撥空練習,那種開心哼唱的感覺,像是回到學生時代,頓時年輕許多!當天公園裡盪漾著喜悅的音符,除了演唱「九字禪」、「禮佛拜懺文」之外,還有弘一大師的作品「憶兒時」、「送別」,以及大家耳熟能詳的「丟丟銅仔」。

Read the rest of [23期] 音樂百匯展饗宴 樂音送暖舞人心

[23期] ~童言童語~ 難忘的冬令營

◎許嘉純 一開始,鳳珠師姊介紹「 佛乘宗 」的由來、什麼是「九字禪」和 祖師 導師的學佛因緣,我覺得很奇妙。說到「石頭湯」的故事時,我聽得很入迷。打坐後,曾師姐教我們「手語」,這是我第一次學手語,感覺新鮮又有趣。吃中飯時,曾師姐教我們「餐桌禮儀」,隔壁的小朋友,看我-直把飯菜放到小碗裡,她就笑了。當睡午睡的時候,我們偷偷張開眼睛,竊竊私語時,發現了幾位師姊們在打坐,祥和自在極了。

Read the rest of [23期] ~童言童語~ 難忘的冬令營

[23期] 歸途

◎林育涵 也不知是怎麼突然「清醒」的,驀然驚覺自己竟然成為一個小小的人兒,置身在一個典型的鄉下農村。有大樹、平房,石頭路上長著雜草,路旁還有一隻和我一般高的大公雞盯著我看。「我是誰?」「為何會在這裡?」與其說是清醒,倒不如說是陷入更深的「困惑」中,來得貼切。 這個世界看似陌生卻又如此熟悉,看著飄零的落葉,不禁為「無常」而掉淚;望著滿天晚霞中成群的歸雁而感傷 … 。畢竟,我沒有翅膀,不能自由飛翔,但是就算有了翅膀,又能飛向何處?天之涯?海之角?原來天地萬物都只是「過客」罷了,就像消失在空中的最後一抺晚霞!日出日落、月盈月虧,彷彿天地間任何的喘息都是一種觸動,一種生命裡最深層的喚醒~我想,那就是回到生命最原來的起點吧!

Read the rest of [23期] 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