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期] 從人生漂流到身心安定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73期] 從人生漂流到身心安定

FacebookPlurk分享

口述/曾玉枝  撰稿/施珮菁

姓 名:曾玉枝,57歲,太魯閣族(花蓮)
教育程度:佛乘宗初、中、高級班和研修班,唯一受過的完整教育。

前半生,總覺人如浮萍隨處漂流,直到進入佛乘宗以後

教育、經濟極端弱勢的原住民家庭裡,童年是用空白來貫穿全程。老家在吉安,可是沒逛過花蓮市,沒吃過公正包子,直到五十歲那一年,珮菁(女兒)才特意陪著我並帶著全家,花好幾天把花蓮走透透。

十五歲,隻身一人從花蓮到台南某位分局長家裡幫佣,在那兒一待三年,總共一千個日子沒有假日,月薪兩千,但全部由家裡的人領走。

十八歲,因為一直很想家,所以回到花蓮,怎料家裡就收了包括三頭豬在內的聘禮,要把我嫁給一個聽說極愛喝酒又乖戾的族人。為什麼用「聽說」?因為兩個人竟然沒見過面。當時的我已慢慢懂事,決心反抗,但被軟禁。於是在婚禮舉行前,第一次,喝了農藥自殺被救起;第二次,趁著颱風天,揣著唯一替自己留的一百元,破窗而出,在暴雨驟歇的空檔,手腳並用,爬越美崙溪,翻過山上滾落的巨石堆,搭乘往台北的「金馬號」。之後憑著記憶,投靠已改嫁的外婆。

十九歲,經人介紹認識了珮菁的爸爸,但不見容於當時對原住民的隔閡,所以她爸爸以新台幣五萬元的代價,放棄家產的繼承權,用三輪車帶著我跟棉被、碗筷,趕在天黑前,找到小鎮的山邊,租下一個土角厝。而那個五萬,正是拿去解決花蓮之前的那場鬧劇用的。

三十二歲,中間經過十三年,日子過得渾渾噩噩。先生很疼我,也很打拚,經濟狀況從賒帳,慢慢到了偶爾可以豐盛的地步,但總覺得自己仍如浮萍般。直到他突然車禍往生,才驚覺鑽了十三年牛角尖的我無限後悔,卻也來不及了!一個總共認識不到五十個國字的原住民寡婦,就這樣帶著三個小孩,想到從一個茫然,接著到一個虛無最後又面臨這樣的茫然,心裡好像整個空掉了,久久都覺得自己只剩呼吸和彷彿是租來的軀殼一般。

老大身體一直不好,家計大多是我跟珮菁扛起來的,去建築工地做粗工時,她才十三歲,瘦瘦黑黑、個頭小小,看著她在大太陽下搬板模、拔鐵釘,我不敢哭,也不能和顏悅色去安慰她,只能兇,因為很怕自己一旦回過神來就會崩潰,先生留給我的責任也會澈底毀滅。對不起喔!我的女兒。

長年在生存壓力之下的母女,與快樂的距離越來越遠,漸漸地,我們母女倆的關係變得很緊張,幾乎每一句對話都充滿誤會。後來情況越來越糟,直到珮菁搬出去住,我們變得很少見面。這一年,珮菁二十六歲,我們已經歷十五年的生活折磨,我想任誰都很難不這樣,況且,她的童年、青少年甚至到了成年,除了工地、工廠,其他的都是空白。然而當時的我並沒有顧慮到珮菁的心情,因為我這些年來也活在縹緲不定的瞋念中。

很快的,聽珮菁說她皈依佛乘宗,再過一陣子,她開始定期探視我,最後天天都會跟我見面或通電話。同時臉上的線條從倔強剛烈,慢慢變成可愛溫柔,雖然我還是常常遷怒、沒耐性,但是女兒卻是從容忍漸漸變得不在意,甚至後來會逗我開心。這種狀況持續一段時間,某一天,突然驚覺,是什麼力量這麼快讓珮菁有這樣大的變化?反過頭來,當我照著鏡子,為什麼臉是那麼樣的尖,眼睛是那麼樣的兇?

女兒,佛乘宗是怎麼樣的地方?我也要去

於是我來了── 那一年四十九歲。剛進佛乘宗,心裡馬上從紛亂變得平靜。導師很慈祥,講師、常住以及師兄、師姊看起來都很好相處,頓時讓我長久以來的防備心卸了下來,感覺好輕鬆。不識字的原住民孤兒寡婦在漢人社會結構裡,十七年來的經歷不是用語言可以說得明白的;但走進佛堂,我心裡就知道,一切苦難都將結束了。

剛開始,由於沒受過正規教育,加上自小生長在部落,所以國語、台語對我來說,跟英語是一樣的;因此 導師在課堂上講些什麼,其實一句都聽不懂。打坐也只能撐十五分鐘,但是我沒有氣餒,也沒有不想去上課,因為只要走進佛堂,身心就能得到安定。當時總想,就算什麼都不會,只要念「九字禪——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就代表了一切。到後來,修行日子久了,定力也提昇了,打坐兩小時就變得很容易了。

時間就這樣過了,從初級班到中級班,再從中級班到高級班,突然有一天,不知怎麼的,忽然就聽懂了,真是佛性的功能在這裡得到實證。同時,認識的字越來越多,有一次忘了是什麼事,竟然可以寫三張信紙寄出去。

後來,跟著珮菁在大自在講堂做義工,一起修德大,到現在已經六年了,用謙和心、捨離心、歡喜心來消除根深蒂固的瞋念,同時在日常生活中努力去習氣,如個性焦躁、愛發脾氣等等。記得剛開始做義工時,可能是在家裡發號施令太久了,還真有點不習慣,但想到 導師都能入世為眾生的愚昧而殷殷教誨,我們凡夫有這麼好的因緣來累積福德,就更應該好好珍惜才對。因此,跟珮菁做義工,越做越快樂,也不知道從哪一天開始,鏡子裡的人也變得臉色紅潤,開開心心了。

佛乘大法很殊勝,不只在心靈上讓人得到安慰,同時也讓全家的生活產生了改變,氣氛越來越好不說,連餐桌上的菜餚也變得豐盛。尤其是珮菁,在股票(我不是很懂,女兒說是國際金融商品)的行業裡做得很快樂,學生、客戶都好像讀很高的學校,有些說是外國回來的,見到我都很客氣,施媽媽長、施媽媽短的。去年珮菁出差時還帶我一起,這是此生第一次的飛機旅行。

漂泊的心終於找到回家的路

回顧這前半生,總是像沒有根的浮萍漂呀漂的,心裡沒有一天感覺踏實,即使先生在世的時候。因為他是礦工,每天都會擔心他回不了家,一整天魂不守舍。直到皈依 導師以後,才慢慢瞭解因緣,釋懷在世間所遇到的好與不好。再加上佛乘宗很完整的修行功課,讓我真的從環境造成的苦痛中解放開來,臉上重拾了笑容。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869)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