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期] 閉關日記(上)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73期] 閉關日記(上)

FacebookPlurk分享

文∕解徐生


二月十一日

昨晚參加大自在講堂研修班後,搭林素珍師姊便車住進閉關中心。清晨四點起床,打坐兩小時,感覺越來越冷,一邊抗寒一邊念佛,昏昏沉沉的無法專注,希望明天會溫暖些。

二月十二日

昨天愈晚愈冷,無處可躲,只得鑽進被窩。護關師兄心細,又拿了一床毛毯給我墊底,一床被子加蓋在身,終於感到溫暖。凌晨三點半起床開始做功課,整天下來,仍然是一個冷字,許久未嚐此味,有點想打退堂鼓了。又想,會寒當然也會暖,無常給人無窮的希望,雖然整天身體僵僵的,仍然不敢斷掉功課。


二月十三日

不知是適應了,還是變暖了,柔軟度回來了,打坐時也能漸入佳境。疲累感一來就以動禪調節之,漸漸地,好像山珍海味吃夠了,不想打坐了,就換成念佛,或許是習氣太重,自我設限,始終感受不到何謂淨念相繼。

二月十四日

凌晨兩點鐘就起來打坐,像以前一樣,座中會問自己問題,也會給自己答案,如:當座中突然出現很久以前的惡行、妄念,平時是不會想到的,這是否是觸及到潛意識了?又 虛雲大師和廣欽老和尚打坐入了空,久久不出,他們是否進入了另一個時空?導師常說修行最重要的是一個「鬆」字,要能看破、放下,雖聽了多次,但似懂非懂。今天打坐,狀況良好之際,耳際忽然傳來蚊子叫聲,接著就停在右臉用餐,正想行動,忽然想到這是因緣,隨即不理會繼續打坐,就忘了,直到牠大概吃飽了又嗡嗡叫嚷才又想到,知道這是因緣而放下。過程中,左右手從肩到肘至手指明顯有氣流通過。人生常因定力不夠走錯路、做錯事,有形無形的損失不知有多少?提到定力,不知和入定是否有絕對的關係。導師說定力就是意識的穩定性。這話觸及到心深處如觸電般,往往不經意一個小妄念,好像是很輕微的風,最後發展成摧枯拉朽的狂風,不可不慎。今時看往日,總覺得很多事都做錯了,可能是修行後體悟到何謂「減一分無明,增一分法性」吧。今後要更努力求進,讓自己更趨近於空明。

二月十五日

導師曾說,透過念佛、打坐、拜懺想解脫、證道,一句話:「沒門」。起初頗為不解,漸漸的知道,人之所以墮落六道,只因妄想執著太多。修行法只是指出一條滅除妄想的路,是否有成,必須親自去走,要發下大願,排除萬難的去走,除了自己走之外,還要鼓勵他人也一起走。台南平等心講堂的學員們開始討論閉關,也躍躍欲試,卻聞說各種規矩而怯步,我之所以前來,不是我真的不怕,而是受 導師「去習氣」之開示而激勵。坦白說,活到後來,一棟狹窄的住家,有限的環境,固定的路線,同樣的工作,不變的生活,已經預知此生如何了,還要恐懼的苦等可能的病痛,一顆心已經沉重得承受不起多一點的負擔了。來到佛乘宗,學到證本心的方法,就要用飢渴般的心去學法、修法,比起未知的未來和來生,閉關根本不可怕。常聽人說換個角度去想即可,也聽到 導師說:「這樣可以、不這樣也可以;那樣可以、不那樣也可以。」相較起來似有異曲同工的感覺,但仔細一想則發現見地的層次大大不同。前一句有一點無可奈何,不得不如此變通,後一句則是不受限制,海闊天空,自由自在,那麼以何為學習目標,就不言可喻了。

二月十六日

今天打坐情況與以往(包括在家中)有些不同,能進入更沉寂之境,且可很久,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無念,但是後來在前額有一點光點,擴大再擴大而成一片亮光,告訴自己「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試圖不理,任其過去,豈知突然悲從中來,掩面哭泣,坐境於是被打斷。下午再打坐就開始昏沉,改換念佛,專注力時有時無,再繼續努力吧!晚上本想念佛而後睡覺,可是大概三十分鐘後,只覺全身有氣鼓盪,就停下打坐,開始一吸氣就到小腹,壓不下去就回到胸口,背後一股氣直上頭部,一直重複約十分鐘,從頭頂直到腳底心,一陣陣熱流不停流動,兩大腿尤為溫熱,可是前胸後背卻又熱又冷。一會兒,兩眉間彈動一下,心忽然像揪起來一樣,使身體連抖三抖,稍平復不久,又來第二次,如此大概共五次,約莫一小時才停,而後全身一直微微顫抖不停,不管實相妄相,就當作是 老祖師加持。不停禮佛,如此整晚無法入睡,許是興奮過頭,不免感嘆定力不夠的下場,就是第二日的昏沉了。

二月十七日

今天果然直打瞌睡,索性躺在坐墊上睡去,約一小時起來,精神恢復一些。打坐時,不知從何而來的「十大一如」、「一合相」、「六大心法」等各種解說紛至沓來,記得比較清楚的就是「念佛、打坐」,其實是 緣道祖師的叮嚀,導師也教我們,可我總覺未入其門,時好時壞,不能持續。導師其實在各個場合的開示、不厭其煩的重複,總歸是「去習氣,修德大」、「自求內證之七大前提」、看破放下等等,我自以為是,認為都會背了,但完全沒運用上。尤其一句:「看所有眾生是 大自在王佛,唯我一人是凡夫」,早就丟在老遠處了,現在很簡單的把真心(真的希望解脫,有所成就的心)加入功課,果然不一樣了,小朋友放學,樹枝搖晃,車來車往,生動活潑,彷彿注入了靈魂,在我的念佛聲中。

(下期待續)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831)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