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期] 一個揮之不去的習氣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66期] 一個揮之不去的習氣

FacebookPlurk分享

文∕法爾

那玩意兒,反正是一項糊塗帳──一個揮之不去的習氣。千年萬年應該過去了,可是就為了這個習氣,解脫不了千年萬年來的塵緣糾纏。

我這習氣,也沒什麼身段或是鋒芒之類的隱藏式武器,只記得它每一次「現形」時,我心中總有盞自戀的星火:我真是太棒了,太了解人們的缺點了。


意識如瀑流 剪不斷理還亂

今天晚上在家修靜禪時,意念紛飛,念頭全都是一句句的「金玉良言」,而且絕大部分是想要對某人講的話,嘩啦啦的「語言雄兵」如土石流般的前仆後繼。哇!原來,我的「話」這麼多,真想要一句一句的記下來,但隨著這些話語在一聲聲九字禪的化解下,我那自作多情的心,也只得唱著最後的一曲──「麥割岔啦」(別再吵了),並且在一柱香結束時的鐘聲中驚起。

從前的我,一定覺察不到這些心念,念頭一起,隨即找機會、找人── 造口業去了。

這習氣肯定伴隨我大半輩子了,不論嘮叨的內容是什麼、被我嘮叨的人是誰,「嘮叨」彷彿就是我的興趣、我的靈感;嘮叨好像帶有「能量」,它催迫我的呼吸,沾染我的生命,影響我的人生!就在今夜,我總算站到「生命之河」的岸上,看見它了。它幾十年來,如潮水一般的淹沒了我,而我竟然隨波逐流,並且自以為了得(自戀唄!)然而矛盾的是:在生活上我總覺得煩悶,似乎常有某種期望不曾滿足,於是失望一次又一次顛覆內心的平靜。每次為了要平衡不靜的心,便又再次興風作浪,接著當然是自作自受,又被嘮叨的波潮淹沒;結果仍然是煩悶與內心的紛亂不斷交織著,從未因為「嘮叨」而獲得改善。

就這樣:期望、嘮叨、失望,三連環的啞謎,拉動一個,其他兩個就跟著擠啊。

事來則應 事過則放

下座之後,我倒了杯熱開水,聽著簷前的秋雨。秋雨,它說:「妳心裡那些留著做什麼呢?」驀然,我低頭看見剛才的念頭,已化作杯水上的一抹煙痕。原來,心中生起的東西,可以在回首間成風、成煙、成泡影

其實,今晚我才看清楚這習氣的容顏是「嘮叨」(以前我把嘮叨設定為菜市場大嬸的氣質),在此刻之前,我以為它是提醒、是惕勵、是切磋、是關心、是,唉!我根本比菜市場大嬸還要凡庸數倍呀!世間法嘗云「有人嘮叨是幸福的」,原來是因為沒人喜歡「被嘮叨」才這樣說的啊。

哈!這荒唐的「癡」── 我是說「愛嘮叨的人」很癡。

「講得的講,講不得的不講」,導師早有明訓。若要解除我內心期望、嘮叨、失望的輪迴,唯有「捨離」,力行「去習氣、修德大」;原本世間一切,皆可在談笑間作夢痕看,沒什麼不能寬心的,今後我會隨緣度眾,講得的講,講不得的不講。

是啊,誰也阻擋不了風的前程,人們又如何能彼此期待、規定,或者干涉呢?縛人與被人縛者,皆非正修行人!留著我的清醒吧,這習氣,我領罪!

今夜,和著深秋的風聲、雨聲,我哼著九字禪聲陀羅尼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795)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