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期] 五十萬聲的奇蹟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60期] 五十萬聲的奇蹟

FacebookPlurk分享

文/法妙

想了許久才想到這個標題,不知道用「奇蹟」這兩個字是否合適,但確實不知該用什麼樣的字眼,來描述我經歷四天半,完成五十萬聲佛號的修法過程。


一月三十日晚上,留在臺北的行程已經結束,上完中級班第一堂課「信願在修行中的重要性」,回到暫住的瑞甜師姊家裡,見到師姊的第一句話是:「我六神無主了,此次臺北之行已經全部按計畫完成。該吃的、喝的、玩的都已經經歷,該回家了;接下來的三天行程完全沒有在計畫範圍內。」師姊說:「你可以做功課啊!今天 導師問了你四個問題,你通通搖頭,很沒面子哦!最後一個問題 導師還沒等你搖頭,就先幫你搖頭了。你好歹每天念幾聲九字禪!」

聽完師姊的話,我還在想動禪、靜禪、九字禪有那麼重要嗎?隨便念念就可以了,動禪做起來很費力,做一次就累得要死,每次做完大腿、小腿就一起打哆嗦,連樓梯都不好下。練丹田呼吸法,吸氣只能吸到胸部以上,還沒有到胸部以下,就先把臉給憋青了,太痛苦!根本沒有喜悅的感覺。

在我看來,如何把法理運用在生活中、工作中比其他更重要。動禪、靜禪全是形式主義,只有九字禪是有用的,在我有所求的時候念念,可以找到一個心靈上的依託,降低心中的不安、恐懼、孤獨感、自卑感等等感官上的各種無助。

誠摯叮嚀與期盼

當天育榕師姊陪我聊天,一直到一月三十一日的凌晨兩點,講她在修行過程中的各種經歷及變化,希望我能夠體驗認真做功課之後,所帶來的身心變化。這時她提出:「在你回家之前,念完五十萬聲九字禪,才不枉此次臺北之行。」

當時聽到五十萬聲這個數目的時候,大腦出現了幾個詞:「不可能、天方夜譚、癡人說夢」等等否定的字樣;雖然當時我已經開始用計數器念九字禪了,不過一小時只能念五百多聲。但是面對兩位師姊認真、誠懇的目光,讓我有點不知所措,有點不好意思,這麼多師兄姊們這樣追隨著 導師,總有我所不能理解的原因吧!所以我告訴自己:「那就試試吧!」

一月三十一日早上,十點我才起床,瑞甜師姊一直催促我念九字禪,這時我還沒有當回事,因為這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十點半左右,育榕師姊從公司打電話過來,非常真切地對我說:「你不要嫌我煩啊,我真的希望你不要這樣來一趟就走了,要帶些東西回去。」聽到這些話,我突然感覺慎重起來,似乎有什麼力量推動著我一定要去做這件事,而且一定要完成。那麼多師兄姊都在為我著想,我不做點什麼,真的枉為人了。

意識紛飛 煩躁不安

放下電話就開始認真,一句一句字正腔圓念了起來,邊念邊計數,直念到第二天,二月一日的凌晨兩點二十分左右,睏到眼睛實在沒有辦法睜開!嘴抽筋、手抽筋、手臂也抽筋了、右手大拇指也痛到沒有知覺。原本預計一天六萬聲佛號都還沒念完,只念了五萬多聲;雖然如此累,並沒有一刻想要放棄,一定要念完,只為了各位師兄姊的期盼。

不踏實的睡了幾個小時,五點四十分雙眼矇矓地繼續起床念佛,但近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都沒有辦法集中精神,心裡想著下午的烏來之行,出去玩的誘惑,一直從心底冒出來。無論怎麼樣告訴自己要集中精神,但都沒有辦法做到;瞅著手裡的計數器,著急、不安、煩躁,各種情緒,全部摻雜在裡面。

誰在念佛 念佛的是誰

這種情緒持續到瑞甜師姊起床準備拜懺,在她默念「佛乘宗法要序」的時候,我突然安靜了下來,眼睛很自然地闔了起來,身上有剎那安定和舒服的感覺。九字禪好像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一樣,突然覺得我會念了,而且知道怎麼念了,但又感覺不是我在念,速度一下子變得非常迅速,甚至有點不由自主地感覺,九字禪好像一下從四面八方湧入;我懷疑是不是我的錯覺,或是精神極度緊張所引起的思維混亂。接著有點不知所措、略帶質疑地問瑞甜師姊:「在您拜懺的那一刻,我怎麼感覺,一下子就會念佛了;但又感覺不是我在念,是誰在念佛呢?!念佛的人是誰呢?!」我一連串的向瑞甜師姊提出了幾個問題。

這樣念佛的速度一直持續著,甚至沒有影響我去玩、去吃,念九字禪不再是一件負擔。我不再是為別人念,不再是為了師兄姊的期盼,而是為我自己念。二月一日念了十二多萬聲佛號,這個過程非常的快樂,一種從未有過的自信油然而生。

二月二日,我沒有了出去玩的想法,一整天待在瑞甜師姊的家裡專心地念九字禪。速度也越來越快,因為快得讓我感到不安,我一直懷疑是誰在念佛?擔心這樣念下去算不算數?瑞甜師姊也一直在身邊安慰、鼓勵我:「是你在念,是 祖師給你的力量,是 祖師看到了你的努力與認真,你發的大心、大願。」上班的育榕師姊也是一天幾通電話的關心、加油、打氣。晚上,我的身上大面積的過敏,奇癢無比,兩位師姊在我的請求下,一位打坐,一位拜懺幫我定心,這一天我念了十四多萬聲佛號。

制心一處 無事不辦

二月三日,跟隨做義工的瑞甜師姊來到大自在佛堂,一直到離開講堂時,我總共念了五萬聲佛號。在公車上,九字禪好像從我的腹部發出,這時我已經沒有了自信,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在念,只有一個念頭停留在計數器上,這樣算不算?我有點慌!也沒有心情欣賞臺北美麗的雨夜,也沒有信心在二月四日,能把五十萬聲九字禪念完。雖然 導師對我說,這樣念是算的,幫我加油!讓我覺得我是那麼地幸運,在危急的時刻,總是有人用智慧言語點撥我。

在我完全沒有信心把最後的十一萬聲念完時,這時已經是二月三日的晚間七點半了。我講出了我的疑問,惠靜師姊果斷地對我說:「就是你在念,你要有自信,就是你的自性在念。」力量似乎有了源頭,信心就這樣來了。這一天,第一次在兩點前入眠,二月三日念了十三多萬聲,最後還有五萬聲,到二月四日下午,我有信心可以完成五十萬聲了!

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二月四日,在佛堂完成最後的五萬聲,就那樣虔誠地跪在祖師的面前,突然之間,丹田處湧動著一股氣流,熱熱的、暖暖的、脹脹的,就這樣,一直不會的丹田呼吸法,就這麼會了,吸入、呼出是那麼的從容與自在,沒有阻礙,沒有障礙。最後的五千聲,念頭就在計數器上了,在停停頓頓之間,我似乎明白了「一念」是什麼,似乎明白了「念念分明」,似乎明白了「無念」,就這樣似懂非懂,在 祖師的加持力下,念完了五十萬聲,完成了這個我認為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現在,我已經回到了我的家鄉,離開了臺北佛堂的那個氛圍,投入了正常的生活、工作。沒有了同修們的鼓勵與激勵,功課上沒有那麼精進了。但那五十萬聲帶來生理、心理上的變化是無法用文字來簡單概述,身體上的身輕如燕,心態上的平和,活在每個當下的心情,用多麼華麗的語言都無法描述。寫下這篇文章與各位同修們分享—— 世上的事,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不存在的;只有我們不想做的,沒有做不到的。請常念九字禪。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2,130)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