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期] 兩個武士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57期] 兩個武士

FacebookPlurk分享

文/法映

曾經看過一個故事,大意是說:有兩個武士為了爭辯一面盾牌的顏色,彼此大動干戈,甲說:「盾是金色的。」乙說:「盾是銀色的。」兩人為此爭執不休,並不惜一戰;直到兩敗俱傷,在臨死前兩人才發現,那個盾一面是金的、一面是銀的!

乍看這個故事淺顯易懂,凡事一體多面何必爭個你死我活?但在生活中,這種戲碼卻不停上演著。只要兩人一陷入彼此的話鋒,面對的就是「我法二執」之盾。通常還不清楚所爭為何,就開始了爭執,隨著每個人的學識、經驗、才華不同,對立之姿就已展現。

有些人的觀點是從技術層面切入,有些人則是以內涵為主,很少人用中道的精神說:「這樣也可以,那樣也可以」。大部分看過這則故事的人,很快就忘了,並未覺察自己就是其中一位,仍執著於「我講的比較對!」或「凡事本來就有對錯,要不然有什麼好爭的!」但爭就是對立,不管站在哪一個觀點,誰都逃離不了我法二執的限制,因為它不像「金銀之盾」那麼好辨認。

《六祖壇經》講過:「佛法是不二之法。」曾聽過這麼一則故事,有兩位弟子因某事爭論不休,回來先後跟老禪師報告,老禪師跟甲說:「你說的對。」後來也對乙說:「你說的對。」小沙彌在一旁聽到覺得奇怪,就問老禪師:「怎麼可能兩個都對?」老禪師說:「你講的也對,大家都對。」因為老禪師看的不是世間法的對錯,而是佛法不落兩邊的真實義。

《六祖壇經.付囑品第十》,記載著 六祖惠能大師在滅度前,對十大弟子的開示,以三十六種對立之法,來提醒眾生不要陷入對立之爭:「此三十六對法,若解用,即道貫一切經法,出入即離兩邊。自性動用,共人言語,外於相離相,內於空離空。若全著相,即長邪見;若全執空,即長無明。」導師在《六祖壇經直解》中即清楚的詮釋過這一段,三十六種對立之法,如果能真正的了解與靈活運用,就能融會貫通所有的佛法、佛經。能如此運用,就不落兩邊,即符合中道、中觀──「即空即有,非空非有」的思想觀念。當你不用意識,而自性起用的時候,和人言談時就能夠心外無境、心內無念。如果無法不動意識就會著相,增長邪見;如果見地不正確就會執著偏空,增長無明。

只有到佛的層次才能全知、全能,做什麼都對。這個全知的觀點就是法身、般若的功能,如何可以擁有這種無上智慧呢?一切要從專注開始。以佛法的修持,佛陀在《金剛經》提到:認清現象才能看破現象,才能放鬆、專注,制心一處,則無事不辦。當這個專注達到極致時,就能不動意識,也就解決了妄想執著的問題;到那個境界,就沒有善惡之法、金銀之盾的差別。

記得曾經在書上看過這麼一句話:「一個人戰勝一千個人一千次,不如戰勝自己一次來得可貴」。《維摩詰經》裡同樣也記載著兩位菩薩的機鋒相對,文殊菩薩曾問維摩詰居士:「何等是菩薩入不二法門?」維摩詰居士默然無言。能戰勝自己的人,是懂得自求內證的人;能放下自己意識作用的人,才是高手。所以,面對生活種種對立之爭的武士們,請放下心中的「金銀之盾」吧!從此你的敵人只有自己的貪瞋癡慢疑,那劍真正該砍的是自己紛飛的「意識」。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1,171)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