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期] 唯證方知─閉關體驗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97期] 唯證方知─閉關體驗

FacebookPlurk分享

文/法潤

法會 ── 一次殊勝的體驗

此行是為了閉關而來到台灣。來到台灣的第一天,一下飛機就直接去了佛堂,當時對於佛堂沒什麼感覺,反而對台灣的小吃比較熱衷,雖然堅持一天一餐,但對美食的熱情未消反增,還想著閉關一結束,要好好品嘗一下台灣的美味,因此從現在開始要踩好點!陳講師和高副教授師似乎很知道我們的心意,一邊帶我們去吃飯,還一邊順路介紹佛堂四周,各種有特色、價位還不貴的小吃店。

這一次我們去的是一家麵館。學佛的人果然定力夠,圍著一桌子飯菜不急著吃,先修法!我以前遇到這種情況,基本上是濫竽充數,這次我沒打算吃,也就沒有修,只是安靜地坐著。也許因為多日的一天一餐讓身體變輕了,也許反正沒想吃,心沒那麼躁動,我竟然感覺到圍繞著桌子一圈,師兄師姐們有很細小,但正面的能量在輕微地晃動著。我當時想「原來真有效果呀!」如今,我開始認真地修「淨食三昧法」了。

隔天就是法會,當 導師修法加持的時候,我再次感覺到一股清淨的能量,不管是大範圍加持,還是小範圍加持,我都能感覺到從 導師身上發出來。我想 導師一天下來應該會消耗不少能量吧!他會累嗎?

一瞬間我的眼眶有些波動,同時我意識到自己對能量的理解在此之前有很重的我慢。平時,遇到這種情況我會立刻默念「禮佛拜懺文」,因為這麼做效果最好。當我念到「因貪瞋癡所造身語意惡業……」時,我忽然意識到情緒也是一種能量。我不清楚自己此時的情緒是不是會影響別人,影響法會的氣氛。

反正要閉關了,就在那個時候好好拜懺吧!

閉關三天 ── 安心之後才能放下與修行

真正的閉關開始了。因為我是這次閉關者中年紀最小的,她們都讓著我,所以讓我先挑關房。我本想習慣性地客氣一下,但我太想要一間有木地板的房間了──我每次練「初段總結式」都想在地上打滾,這次終於可以無所顧忌,痛痛快快地打滾了──我便沒有客氣,即便自私,可讓來讓去,又何嘗不是想要一間帶木地板的房間呢?不如直接坦蕩,也全當是一種去習氣吧。

第一天,十一點左右,因為習慣了日食一餐,我便開始自然地牽掛起午飯。這時,我突然聽見一個聲音:「準時開飯!」可是,「準時」到底是「幾時」呢?十一點半?還是十二點?閉關之前陳師姐說過開飯時間,可我不記得了。這下,我的念頭就完全從「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變成了「準時到底是幾點呀?」配合的「身心一如」就是:總是忍不住去門口的椅子上看一眼。十二點的時候,筠平師姐準時送來了午飯。

不用擔心沒飯吃,也不用付出勞動,還有人以不打擾的方式看護,短短三天,要好幾位師兄師姐二十四小時輪流護關,而所有這一切,只是幫我們,讓我們變得更好。在這世上,沒有誰對誰有這樣的義務,也沒有誰能強迫誰這樣做,除非他們願意這麼做──我,開始珍視這機會……。

心無雜念並不容易,往下一坐,自然而然會想起國事、家事、天下事,小說裡的,動漫裡的,有的沒的,一股腦全跑出來了。我做不到永遠不亂想,但我也許可以努力讓這三天不亂想:吃住?完全不用操心了;工作?想了也幹不了;想不清楚的事?就憑這三天也弄不清。好吧,那就暫時放下,老實練禪功,老實念「九字禪」,什麼都不想。就這樣,我的念頭慢慢靜下來。

第二天,習慣了北京的冬天,忘了台灣的冬天有蚊子,結果在練「慧眼觀空」的時候,飛進來幾隻避雨的蚊子。作為一個想要擁有一雙慧眼的近視眼,我其實看不見蚊子,可是這幾隻蚊子扇動翅膀的聲音好像一個轟炸機群,在我耳邊歡快地飛舞。我的天啊!我的念頭也跟著飛舞起來:「到底是打還是不打?要不讓牠們咬兩口?」

我被咬了……,我發現我真心的感到憤怒和難過,我對自己被蚊子叮而不能做什麼感到難過,又對蚊子的行為感到憤怒。就算萬物有權選擇自己的生存方式,「森羅萬象許崢嶸」,但站在蚊子的角度,我也覺得蚊子的這種生存方式風險太大,牠確實可以這麼活著,但不堪其擾和被叮的生命也可以還擊。於是我決定試著把牠們趕出去,然後如果牠們不騷擾我,我就不打,如果還來叮我,我就打。

不久我又聽到一個聲音:「去廁所」,我根本不想上廁所,但我想管它呢,去看看。當我到洗手間的時候,我忽然意識到我應該把燈打開。洗手間的燈光透過門縫,打在洗手間外的牆上……不久,我看見蚊子就趴在燈光下的牆上,我走過去,輕輕地把蚊子打了。我想對蚊子而言,東躲西藏擔驚受怕的生活總不是個辦法,我看不到因果,也不會超度,只能祝願牠的下一生可以換一個更好的生命層次。

對於這兩天聽到的聲音我不置可否。高興,我覺得它們神出鬼沒,太耍大牌,扔下一句,就沒了下文,剩下的內容全得瞎猜,還弄得我心神不定,我又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高興,好像也沒必要,萬一這是好現象,結果一否定,反而退轉了怎麼辦?「算了,由它去吧,不理不睬,該幹嘛就幹嘛!」只此一念,我開始進入一種更寧靜的狀態,身體和腦袋都覺得非常清明。而且當我按照陳講師的建議快念九字禪的時候,我體會到有能量在身體裡快速震動和行走,但這樣的專注只能持續幾分鐘。

第三天,我感覺好極了,一點兒也不睏,也不餓,只是想要無念地運動。同時我發現站在閉關中心的佛堂前,心更容易靜下來,於是當心一亂,我就去那裡定一下。

閉關的延續 ── 神奇的佛堂和僧團

第四天,是元宵節,也是出關的日子。出關時我很想知道自己再堅持一天的話會發生什麼。好幸運,邵師姐約了陳講師、世敏師姐、谷非師兄、瑞勝師兄和筠平師姐一起,下午教我們練禪功,晚上則是去佛堂聽 導師的課,這樣的安排幾乎延續了閉關。

世敏師姐好像天生就是生活在氣感裡的人,她指尖微挑,向前一彈,隨便指個東西都感覺帶著氣。她建議在練禪功的時候,在還不能放下這個法船的時候,要儘量的把姿勢做到位,做標準,這樣進步會比較快。在她的授教下,我很快體會到氣,也體驗到氣與能量好像不是一回事,同時下行氣似乎開始有氣在裡面流動。陳講師、邵師姐、瑞勝師兄、谷非師兄也不斷地把他們的各種經驗傳授給我們,練了一下午的禪功,我感到不是出關後,鬆懈下來的退轉,反而在邵師姐家吃吃喝喝的還進步了。

更有趣的還在後頭。因為是元宵節,谷非師兄特地買來了元宵給大家做酒釀湯圓,沒想到那天晚上的酒釀特別有勁兒,谷非師兄沒有稀釋,做出來的湯圓酒味很重,以至於還挨了邵師姐的教誨。我很少沾酒,一點酒就會有點暈,這天剛好有了氣感,和著酒勁,在去佛堂的車上就感到張狂。

可一到佛堂,我立刻感到有一股很強的定力,能把我定在座位上。外部佛堂的定力,罩著因微醺而特別放鬆的身體,我感覺身體迅速震動了起來。這時 導師的課開始了,我再次感覺到來自 導師的正能量,這能量讓我的震動變得更舒服細膩,心也更定。別的毛病不說,我腰疼的毛病當下就好了一半。

這不可思議的一天呀!我好像先得了高人的指點,又吃了顆仙果,去了個神奇的練功密室,又得了個師父在傳功。當邵師姐一再為了自己照顧不周而道歉的時候,我不知該說什麼,只能傻傻地站著,幸福著。

於我而言,閉關更像是一種準備,我真正的變化是從這裡開始的。

回家 ── 退轉與堅持

之後的台灣之行,導師和師兄姐們一直在幫助我,我學了很多,經常感覺自己有身心變化。字數有限,沒法全寫出來,只能在此說聲謝謝。

如今回到北京,各種念頭又如野草般默默生長,有的是我必須面對的,有的是毫無意義的妄想……,可不管怎樣,台灣的經歷,閉關前後學到、體驗到的種種都會成為繼續修行的動力,就算進步的速度像蝸牛一樣,我也會一點點爬著前行。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55)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