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期] 閉關行前的日常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96期] 閉關行前的日常

FacebookPlurk分享

文/法潤

從今年二月二十八日到三月二日,我經歷了三天的閉關修行。真開心可以經歷這三天的閉關。

幸虧在此之前有陳講師和念慈講師的提醒和經驗分享,否則的話,對我而言不會有這麼好的閉關感受。當初我們三個學員一起申請閉關三天,陳講師出於對初次閉關的瞭解,建議我們選擇兩天。我們一起討論了半天,最後還是想挑戰三天試試,其實也是我非要堅持,她們都比較隨和,順著我的意思。

因為有了這次認真的堅持,我回家後開始覺得不應該隨隨便便地要求三天,又隨隨便便地因為受不了而放棄閉關,畢竟去台北體驗閉關並不容易。陳講師的建議與擔心一定是有道理,而念慈講師也講過她第一次閉關的經歷,我相信他們說的情況,我應該也會遇到。

就這樣,我開始按照陳講師說的,先在家裡做閉關準備。

閉關準備──餓死了

又是一天只吃一頓,又是一天只睡五小時,我肯定堅持不了,於是我選擇先練習一天吃一頓。

第一天,真的不習慣。按說不吃飯相當於給胃它老人家放個假,休息休息,可它老人家是真有意見啊!好幾次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忽然就發現自己站在冰箱前面,而且冰箱的門已經被打開了。還有幾次我發現自己莫名地出現在廚房裡,不知在找些什麼。幸虧物質豐富,每當我的大腦開始決定到底是吃水果呢,還是米飯……?我的意識就從「無念」進入了有念。這讓我意識到自己居然不知道到自己在幹嘛,這個所謂的身體好像也不是我的,或是它們似乎並不受我控制,身體顯然有想法,但是大腦並不知道?看來,成為一個覺者是掌握自我的關鍵!

還好所有的哲學問題都抵不過饑餓,饑餓占據了我所有的感覺,把我從哲學的困擾中拯救出來;還好一天還有一頓飯,這頓飯又把我從饑餓中拯救出來。這一天,我雖然常出沒於最不該出現的地方,但是精神狀態很好,我沒睏,我以為是因為吃飯少了,覺得少睡應該不是問題。

第二天,這個想法就被打破了,我睡了幾乎一整天,從早睡到晚。身體對抗饑餓的方法從第一天的異常興奮,悄然打食,變成了節約能量,靜止不動。真是「無師智,自來智」啊!

到了第三天,我才開始習慣一天一餐,我從一醒來就想著怎麼好好準備這隆重的一餐。以前我不愛吃肥肉,現在覺得肥肉很香;以前吃飯常喝水,現在基本上多吃固體少喝水。吸毒有害,人人皆知,毒品的害處是對神經系統的控制破壞而產生的各種於己於人不利的行為,這就是一種執。像飲食這種於己有利又必須的事情,似乎不會有什麼問題。然而食品雖好,而自己仍然會因習氣產生各種「執」──比如想吃就吃,不能立刻吃到就心急,這就是要捨的習氣。這和毒品吸不到時的瘋狂有相似的「執」。其實修行不是什麼都不要,是要去掉無形中的「執」。

如果我沒做準備,閉關的三天只會比這差,畢竟還沒有控制睡眠。我又堅持了一、兩天,直到比較適應日食一餐後,開始減少睡眠。

閉關準備──以打坐的名義睡覺

因為晚上幹活比較安靜,我的睡眠晝夜顛倒,隨睏隨睡。我對睡眠的調整,首先不是減少睡眠時間,而是調整時差。

第一天,整個白天我都硬撐著不睡,相當於值了個夜班。可是晚上一到精神照常,有時習慣就是習氣。

第二天,實在睏得不行,我想就算坐著睡也不要躺著。我就開始打坐,但我腿部氣脈不好,坐不長,哪裡一疼就能醒一下。即便這樣,睏神還是如約而至。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坐著睡著的。清醒後,老公說我的口水都快流到腳面上了。這一天,我以歪七扭八的姿勢「打坐」了七個多小時,到了晚上瞪著眼睛,躺在床上,念頭紛飛。就算不睡,哪怕能讓念頭停下,也好。好在我修習止觀有了點體會,便試著讓心靜下來……。

第三天,還是不成,以「打坐」的名義犯睏都不成,我再次體會了無知無覺的狀態──我不知道什麼時候,不知道自己怎麼走過去的,只知道當我醒來的時候,我以標準的方式躺在被窩裡,舒舒服服地,穿著睡衣,一覺無夢,睡眠效果出奇得好。

如果我以這樣的方式閉關三天,我想我會有點羞愧,覺得對不住那些護關的師兄師姐們,其實,這也是閉關以後才體會到的,當時並沒有這樣的感悟,當時最強烈的感受是,原來克服睡眠這麼難,我必須要想些辦法。

頭懸樑,錐刺骨?門規說要「群己和協」,調整睡眠這件事顯然跟群體沒關係,主要是自己的問題。可是,對己而言,這麼做好像也有失「和協」,我的腦袋和身體會打架。最終我選擇了逛街,這樣在與人無害的前提下,與己比較和協。而且我還可以給商家送些錢,破一下摳門的習氣。我就是這樣想著,阿Q著,迷迷糊糊地逛著街,實在不成還會喝杯咖啡,把睡眠時間轉到了晚上。

同時,我還給我的大腦和身體開大會,一再重申棄睡眠的重要。從《天台小止觀》和各種典集裡找依據,找方法。不過大腦和身體似乎都不怎麼當回事,左耳聽,右耳出,我只能這樣安慰自己,也好,這樣我就不用擔心大腦聽多了理論會出現法執了。

慶幸的是,因為本來晚上就不睡,所以半個多月的閉關準備以後,當習慣了晚上睡眠的時候,我的睡眠時間剛好和閉關要求一樣長。白天就算會睏也不會睡著,基本上打個瞌睡就能清醒。而且就在這個時候,台灣之行開始了,三天閉關開始了。(續下期)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43)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