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期] 依止之喜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82期] 依止之喜

FacebookPlurk分享

文/海外地區學員

明師指點 正道修行

文∕法忍

二○一四年的嚴冬,通過榮珍師姊的引薦,非常榮幸的認識了兩位講師。跨越到二○一五年的春末初夏,我終於開始有系統的學習佛乘大法,也殊勝的皈依於 善性導師門下。通過這段時間的學習,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心路歷程,期待與大家共勉。

首先是在生活上,跟父母之間的關係。因為自己很早就獨立生活,跟父母分隔兩地,以前他們給我打電話總會問:「晚飯吃的是什麼啊?最近工作忙不忙?要多注意休息、要記得趕緊找對象」等等諸如此類的話語,我都會覺得很煩、很抵觸。自從學了初級班的課程之後,我開始有了變化,更深刻的理解了「孝順」兩個字的含義。我會主動積極給他們打電話、發微信,告訴他們我的生活狀況,每天在飲食上我會葷素搭配、工作上問心無愧、閒暇的時候跟隨講師和師兄師姊們學習佛法。這些雖然都是日常生活當中的小事與瑣事,卻讓他們感受到,我真的不一樣了。

其次是在工作上。以前我在部隊學習過很多年,部隊都是整齊劃一、緊張和規律的生活模式。以致於我到了地方工作之後,非常不能理解他們的自由散漫,於是顯得格格不入,總是自認為特別雷厲風行,自認為遵守原則底線的我是那麼的優秀,而跟人無法親近,也形成了很多的對立。而現在的我開始發生了改變,學會了積極主動的去和協、去圓融,學會了換位思考,學會了與人為善,學會了理事圓融,這樣的變化讓好幾個同事都驚歎不已,有幾次在工作中都問我:「是不是『嗆口小辣椒』的外號該給你換一換了?」

最後,我特別感恩能夠跟隨 善性導師和兩位講師,還有與各位一起學習佛乘大法。以前總是不能理解為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而不是在他或者她身上,我現在能感受到一切都是因為自己,都是因為自己歷劫累世種下的因,到了今生要來勇敢的承擔這些果。所以,我變得不再懼怕很多事情,並且確信這份因緣,明白如法修行下去,我一定會突破,甚至改變自己的因緣。生命看似無情與短暫,或許可以過得絢爛精彩,但是面對萬事萬物的修行,才是真正走在正道的開始,是新生命的開始,更是得到永恆慧命的開始!

「直觀」──專注的力量

文∕法眾

皈依時,導師談到「直觀」。直觀地投資股票,直觀地辨善惡是非,不用動太多意識,只要勤修善法,一切自可迎刃而解。當時半信半疑,後來據此檢討之前的困惑,現在「疑」少了些,「信」更多了些。

我開始理解,老實比耍心機好。我們之前做生意,有時候需要「有選擇」的瞞一些事情,即使對方戳穿,也要抵死不從,這樣就能求得片刻心安。後來發現,你這般對人,人亦這般對你,於是在正常工作之外,還給自己增加了猜忌、提防、內心掙扎等諸多工作,而且還沒有加班費,實在划不來。耍心機是用一時心安換來長時間的惶恐,只有誠實,是用一時的丟臉換來永遠的問心無愧。而且凡事都講誠實,萬一證道,那就連「一時丟臉」的問題都沒了。所以,「直觀」就是老老實實,不耍心機。想明白這一點後,我開始注意自己平常會不會耍心機,遇到這時候,我就默念「九字禪」,掂量一下耍心機的可怕後果,然後,老老實實的面對。漸漸地,我發現這種掙扎的時刻越來越少,老實變成了一種習慣,這應該就是直觀的一種吧!

我開始理解,智商與知識不是萬能的。我以前覺得自己很謙虛,並且把謙虛當作自己學問好的一個標誌。什麼是我之前認為的謙虛呢?就是我的知識好比一個圓,知識越多,圓圈越大,接觸到的未知世界就越多,所以人就越發謙虛,所謂知道越多,抱怨越少,大概也是這個意思。那時候我認為這世界上哪有什麼辦不了的事兒呢?只要你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就好了啊,愛拼就會贏。後來發現,一件事情的發生、發展與結果,常常會脫離你的理解範疇,每一句話出去,都會惹來各種意見,我所看到的「解決」與「搞定」,原來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換個角度看看,沒準兒是錯誤至極。面對每一件複雜而混沌的小事,人的智商與知識實在是不夠用的。怎麼辦呢?我想就是「止念」,我現在還做不到「不動念」,而且很難想像那是一種什麼狀態,但是已經可以用「九字禪」把紛亂的念頭止住,變成一個念頭,然後專注去做一件利己利他的事,頭腦比以前清淨太多了。

以上,是我對「直觀」的一點理解與實踐,感謝 導師,感謝講師,我會繼續努力。

紅塵是道場 生活即修行

文∕法真

我之前沒有正式學過佛,但會透過網路看些講座和文章,結果越想瞭解佛法,內心的禁錮和困惑就越多。例如,那麼多經典要如何看得完?那麼多戒律要如何執行下去?但是如果不做,內心又倍感恐慌,就這樣帶著快被逼瘋的內心,走進了我們的講堂。

一晃眼三個月的初級班結束了,然而現在和初來時已大不相同。課程講的都是佛法原理,所以再也不用擔心經典看不完會錯過什麼,因為經典是用來說明佛法原理的。而關於戒律,則是通過正確思想觀念的提昇,來讓自己自然的不犯戒而達成,心中不再有做與不做的矛盾恐懼。

最為感動的是,課程不提神通,直指解脫證道的目標,講師以身作則,處處引領前進,讓問題多多的我完全不擔心沒人指導。

這麼殊勝的大法,我聽得津津有味,從不缺課。但也有師姊因為加入的晚,講師特別多補了幾堂課,最後一次不巧遇上了交通管制,心想除了要補課的師姊,其他師兄師姊去聽課的機率恐怕不高。想到新學員大多希望人多不孤單,自己雖然聽過了,最好還是去參加。但老實說,我最捨不得時間了,只是「護持五寶,就是護持自己慧命」的教導又在耳邊響起,怎麼辦?習氣就是那麼重,腦意識盤算來盤算去,最後覺得還是在家修法划算。參加補課太費時間,加上還查了天氣,預報會下雨,心中竊喜這真是個好理由啊此時,忽然覺察到原來自己在找藉口不去,這些念頭馬上就停止了,並立刻出門上課。

正是在這堂補課中,明白了一個讓我如釋重負的道理,那就是修行即修心,既是修心,就不受限於任何現象、形式,只要心住正念,處處都是修行。一直認為要把時間花在「三禪一懺」才是修行的焦慮感頓時煙消雲散,當下體會到放下即是得到。更妙的是,隔天打坐時,就覺得意識不那麼紛飛了,意識變得更清淨,打坐時可以不跟著念頭走,念頭來了也可以停下觀照內心,真的好開心呀!在此之前,打坐時總為綿延不絕的念頭所苦、所左右,沒想到一個捨離時間的決定,竟得來這麼多不可思議的禮物,真是太棒了!

參加大典那天,導師一出現,我的目光就一直緊緊跟隨,雖然坐在最後一排,自己個子又不高,但全程都保持專注,注視著 導師,目光捨不得離開。典禮開始時,導師才走到第二排時,內心就開始激動起來了,當 導師來到我面前時,眼淚一下就衝了出來,那激動之快連自己都非常驚訝,身體止不住的顫動著,整個人沉浸在無以言表的莊嚴之中。

上台分享心得時,師兄姊們都無比輕鬆喜悅,描述佛法帶給自己的轉變,我卻在下面淚流不止。念到自己名字時,剛開始還能內心平靜、步伐輕鬆的上台,可是當我一問訊 老祖師時,全身又止不住的顫動,準備講話時,一股強大的能量直衝心臟,我很努力地才發出聲來說:「非常感恩來到這裡,感恩遇到 導師,感謝兩位講師,因為我問了很多問題,他們都會很快、很耐心地給我指引。人生沒有什麼意義,我就想解脫,甚至害怕會有什麼東西讓我有所偏離,我只想一心一意地學佛,謝謝大家。」當時的每一句話,不知為什麼都還能清楚記得。

晚上聚餐時,導師幽默的回答了學員很多問題。人少的時候,我坐在 導師旁邊,心裡知道雖是明知故問,但還是不死心,希望另有捷徑,於是請示 導師:「末法眾生學佛,一定要下很大很大的苦功嗎?」導師轉向問我說:「你說呢?」然後,我自言自語地說:「我還想玩,我不想那麼辛苦地解脫。」

講師接著問:「有什麼好玩的?」

我說:「習氣太重,其實我並不享受那些玩樂。」然後就沉默了。我問自己,既然不享受,為什麼還要跟著那些習氣走?現在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只剩下要不要下大決心?既然除了解脫別無選擇,導師又總是說他要回老家,時間越來越緊迫,怎麼辦?還要這樣散漫下去嗎?整個晚上心裡一直翻騰著這些問題。

第二天起床,開始整理典禮上 導師的開示,內心彷彿再也沒有從前的困惑和焦慮,我告訴自己,接下來只要按部就班地學就好了。雖然無法常常看到 導師,但 導師在我心裡,我再也不要離開 導師了。

修行的種子

文∕法信

樂於接觸未知的我,聽過基督教的啟發課,也曾試著瞭解易經的奇門術數。但基督教神話式的真理學說,以及易經深邃的邏輯法則,均未觸動我的內心。直至遇到佛乘大法,我開始察覺自身,想要更深入的瞭解自己。

「和協」一詞,本門解讀為凡事不對立、積極主動面對,此為對世間萬事,始終抱以樂觀積極心態的根本。我為此曾細微關注過令自己情緒對立的人、事、時、地、物,卻發現小到電梯間的擁擠、迎面行人的碰撞,大到與不對盤的同事共事、撰寫的方案未能通過等等,每天諸如此類事情導致的對立情緒,或大或小,可謂時時發生。

而「無量的因緣是同時存在的」,則剖析了人生軌跡並非遵循宿命的法則,即一個人如能不斷摒除既定的觀念,則其行駛的軌跡可以徹底改變。我確實一直局限在自己的慣性思維中,僅僅執著於某個領域,未曾求異思維。此「因緣果法則」讓我茅塞頓開,給予我完全不同的理念,懂得破除宿命,把握人生!

以上兩個觀念,讓我看到自身的狹隘之處,以及對命運認知的局限性。之後的課程,我都積極參加。初級班十一課,又聽到了「僧團」這個從沒聽過的名詞,對我的觸動與影響更大!對於一個內向、不善於在眾人面前表達想法的我,總是顧慮於自身的不足,以至每每碰到會議要上台分享時,都會提前將發表的內容鉅細靡遺的紀錄、背誦下來,希望得以完美呈現,但在實際演講過程中,我依然會膽怯,甚至忘詞。藉由把「僧團」的觀念引入到工作中,讓我有了新的認知。「僧團」是共修的集體智慧,我們應該敢於在團體中直抒胸臆,而僧團中有經驗的前輩,也會毫不藏私地給予建議。毫無疑問,這會讓團體的每個個體一起進步。

之後遇到上台演講,我不再一如往常的準備草稿,不會老擔心出錯,旁人對自己的建議越多,則越促進我的成長。令人驚奇的是,當我放下不安、顧慮後,每次都能淡定、順利地完成每次的分享。包括大典那天,要分享個人學佛心得時,我甚至在當下的某個時段,大腦出現空白完全沒有思維,卻能清晰如是地說出內容,這是前所未有的體會。

人生數十載,在浩瀚宇宙中可謂微乎其微,是要曇花一現還是要自求內證與宇宙長存?這是我接觸佛乘大法後,才開始思考的問題。但願這顆種子有天終能突破因緣,證得佛果!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411)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