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期] 回家 | 佛乘大法雙月刊

佛乘大法雙月刊



 
發行人:善性 地址:台北市長春路366號2樓(大自在講堂)
發行所:社團法人中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 電話:(02)8770-6196
編輯:佛乘宗法界弘法協會──出版組 地址:新北市永和區中和路425號3樓(妙空講堂)
創刊:九十一年七月十四日 電話:(02)2926-7129
郵政劃撥:1 9 5 9 2 1 7 7  地址: 中壢市新生路117號3樓(緣道講堂)
佛乘大法網站:buddhayana.info 電話:(03)280-6390

[79期] 回家

FacebookPlurk分享

文.圖∕法淨

《金剛經》偈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人生如戲

因為因緣的關係,我於多年前皈依佛乘宗,進入研修班不久後,就出發至異鄉工作,時光荏苒,一轉眼已悠悠五年。前四年我在泰緬邊境、印度、雲南麗江生活,因此認識了許多移工與大山裡貧困的少數民族。而最後一年我親自走訪泰國、緬甸、印度、尼泊爾、雲南、四川、青海、西藏、寮國、新加坡,穿越無數個邊境,實現之前答應有緣之人的承諾與未完成的工作。這一路上,我常常扮演不同的角色,每個人的生命故事都與我重疊,感同身受。我常常在想,我們歷劫累世都在重覆地演同一齣戲,戲中的悲歡離合,什麼時候才能突破作繭自縛的障礙,學會自己設定的功課?而在曲終人散時,可以回到 大自在王佛、我們的自性佛位裡。

一路走來,心中一直記得慈悲的 導師在五年前叮囑的「打坐、念佛」、「念佛、打坐」、「在外注意安全」。極其殊勝的是我一切平安順利,大事化小,小事化無,而且總是遇到貴人相助。舉凡生病、迷路、冰天雪地下饑寒交迫、危險的交通路況、無法即時在偏遠地區提款而導致身上現金不足、穿越六千公尺的高山,都一一克服。受到素不相識的人慷慨幫忙,讓我深感眾生原本就保有的慈悲心,也讓我對於佛乘大法所強調的「眾生皆是大自在王佛」、「一切都是 老祖師最好的安排」深具信心。

八苦

旅途上,我常常必須面對全然的孤獨。與自己相處,雖然身體上是處於安靜的狀態,但是內心裡卻是很多的念頭,雜念紛飛,甚至在夢裡也會有許多的潛意識出現,包括許多責備、愧疚、遺憾、恐懼的情緒反覆煎熬。看似自在的旅行,卻體會到就算走再遠也逃不過「五蘊熾盛」苦。佛陀當年講述的八苦,這幾年來我感受深刻,看到這麼多人為了改善生活、追求自由,遠離美麗的家鄉、最愛的家人,日夜思念牽掛卻無法再相聚,飽受「愛別離」之苦。

還有自己在尼泊爾生病發燒、上吐下瀉,獨自一人在寺院裡躺了好幾天,連下床都沒有辦法做到時,深深體會病痛之苦,只能自己完全承受,即使再親近的人也無法減輕分擔絲毫苦痛。我也認識許多的移工朋友,他們借了一大筆錢出國工作,卻往往事與願違,遇到不好的雇主,被虐待或欺壓,或是同事間的妒忌毀謗,在人生地不熟的環境下,飽受「怨憎會」苦。

之前,在雲南帶了一些大山裡的唇顎裂兒童前往昆明接受免費修復手術,其中有一位孩子同時是唇顎裂與血友病患者,第一次去醫院時,因為凝血因子的藥缺貨而無法進行手術,隔了一年再去,醫院備妥了藥,但是這個孩子對藥的反應沒有達到標準,還是沒辦法接受手術,又過了三個月,我們前往四川成都最好的口腔醫院,依然沒有做成。媽媽眼見別人的孩子都可以透過手術恢復正常的容貌,自己的孩子卻不行,心撕肺裂地哭泣,一直陪伴身旁的我,親身體會「求不得」之苦,學會坦然接受在浩瀚宇宙中渺小的我們。

此外,受到時空的限制,回到台灣後,幾位親友相繼辭世,我無法跟他們告別,也無法在他們的身邊助念。在家中的雙親漸漸年老,相隔多年後再相見,父母已是白髮蒼蒼。午夜夢迴之時,驚覺即使我們再有成就、再有非凡的人生,終究無法解決「生老病死」之苦。


無常

在藏區旅行的終點,我來到了正值法會期的色達五明佛學院,加入從四面八方湧進的朝拜人群,一起轉塔念佛。幾乎每天下午,會有一些家屬抬著簡易木板裝訂的棺材,繞塔三圈後走向寺院後方山坡的天葬場,這時轉塔的群眾,不管認不認識,都會大聲吟唱「唵嘛呢叭咪吽」,送亡者最後一程。爬上光禿禿的黃土坡,就是一望無際的山頂草原,禿鷹已在附近盤旋等待,我參加的這次天葬,有很多早夭的嬰兒與孩子,我才真正明白什麼叫做「無常」,我從開始留到最後,這也是我第一次為人助念。當天葬師一刀刀砍下死者的筋骨皮肉,當禿鷹一口口嚥下屍體的碎片殘骸,我在心中不斷的默念著「南無本師大自在王佛」,祈求祖師帶走人生中所有的悲傷,祈求祖師將亡魂度往大自在淨土,祈求祖師接引眾生修學佛法。


永恆的家

本來是幫別人走一條回家之路,想獻給世上顛沛流離之人。但在旅途的終點,才明白惟有依照佛法修行,才能解決生命的所有問題。雖然我們的生活跟世上許多人比起來已經幸福太多,自由、物質富足、生活便利等等,可是我相信我們每個眾生終究都要回歸到追尋內心寧靜、自淨其意的道路上。這些年來,我努力實踐「自立活命,奉獻公益」,可能累積了一點點的福德因緣,讓我的父親持續不間斷替我在家裡禮佛。現在我的父母、姊姊全部主動來佛堂上課了,我們全家修習佛乘大法。

大自在王佛、緣道祖師、導師,我的心終於回家了。

編按:

法淨師姊多年來奉獻社會公益,曾在麗江參與少數民族文化保存與教育工作,也在泰國、印度、中國雲南等地從事華語教學與服務,親身走進被世人遺忘之地、深刻領會人生無常之苦。2014年獲選雲門舞集「流浪者計畫」,一整年時間,在行進間幫助了別人,也從他們彼此缺席的人生「看到原諒與放下,最後自己也學會原諒與釋放。」

多年離鄉工作,法淨師姊今年回到了台灣;多年外地漂泊,時時不忘佛法所教,處處與 大自在王佛同行,領悟了惟有依佛法修行,才能「自淨其意」,回到心的家,回到大自在王佛淨土。

流浪的終點,是家。

RSS 2.0 | Trackback | Comment 人氣(673)

留下回應

XHTML: 您可以使用以下HTML標籤: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